法甲

我的空间门 第一章 手握空间门

2020-01-16 14:5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空间门 第一章 手握空间门

“这是什么鬼东西?”

看着自己左手心的一道深灰色线条吴凡暗自嘀咕,如果只是一道印痕到没什么,可是他老是感觉这条灰色的线条似乎要裂开一样,里面有着无穷的力量,回忆一下,这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啊,这线条是怎么来的?

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感到恐惧,吴凡以前遇到这样的未知的东西总是有多远躲多过远,可是都长到手心上来了,总不能把手砍掉吧?

研究着手心的灰线,突然灰线暴发出耀眼有光芒,条件反射吴凡把眼一闭,手心向外,想把危险推出去,过了一会,没感觉到身上有疼痛的感觉,才小心的睁开眼睛。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面前在一个光门,光门通体灰蒙蒙,边缘无数神秘的符纹闪耀,玩过无数游戏的吴凡一眼就确定这东西是空间门,或者说是传送门,这跟游戏里的空间传送门太像了,当然那边缘的神秘符纹也更神秘。

自己怎么会开启空间门?空间门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无数的问号出现在他脑海里,要发达了!这次真要发达了!这种超自然现象出现在自己身上,不发达都难!

心跳加快,血涌上脑,激动过后,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算冷静下来,既然自己有了这种神奇的能力,那应得好好研究一下,好好利用才是,要不然跟抱着金山去乞讨没有区别。

在不知道空间门对面是什么地方,吴凡是不敢通过去的,谁知道对面是不是大海或者火山之类的地方,或者正有一条火龙张大了嘴巴等着自己。

吴凡自认脑子还是挺好用的,立即找来了、透明胶带和晒衣叉,把绑在晒衣叉上,开启录相功能,然后拿着晒衣叉把柄,把伸入了空间门之中,还调整了几个角度,希望能多录制些空间门对面的环境。

录制了几分钟,突然吴凡似有所感,迅速把收了回来,当回到他视线之中时,那空间门渐渐暗淡,然后化为虚无。

来不及查看中的录相,吴凡跑到原来空间门处仔细查找,没有发现一点空间门存在过的痕迹。

刚才他心中升起一种感觉,这空间门要消失,当他收回后,空间门果然消失了,难道这空间门与自己有联系?要不然自己怎么预先知道这空间门要消失了呢?

当然有联系,这空间门不是从手心灰线中出来的吗?再看手心处,那灰线只有淡淡的痕迹,不过他能感觉得出,这灰线正在吸收着能量,等能量吸满又能再次开启空间门。

把录相关掉,并从晒衣叉上取下,播放录相。

录相开始是这边的环境,通过空间门时只是瞬间闪了一下,接下来便是空间门对面的环境了。

对面是……看样子是一片树林,应该说是森林,还是原始森林,入眼的是无数巨树,每颗都有一米以上的直径,高大挺直,至于有多高,是没有录到的,应该很高就是了,是什么树吴凡不认识,他对植物没有研究,不过这树很是怪异,他似乎没有见过,树叶长得跟西方刺剑一样,长而狭,叶尖真的跟利剑有得一比。

地面没有路,应该说是根本就看不到路面,杂草丛生,也不知道有没有毒虫蛇蚁。

吴凡有些苦恼,这样的环境,应该是热带的原始森林吧,这样的原始森林里可是危险得很,虽然录相中没看到动物,但是有着这样的茂盛的植物,怎么可能没有动物。

五分多钟的视频,吴凡看了几次,并没有太多的收获。也不知道,对面是地球上某处森林还是异界的某处,真是苦恼!应该不是地球吧?地球如果有这么奇特的树,应该很出名才是,自己都没有见过。

不管怎么样,也要去探索一番,要不然怎么能甘心。

丢下,躺在床上,研究起手心灰线,上次线条能量吸满用了多久?有些不确定,只记得是昨天发现手上的灰线的,当时只以为是一道伤痕,后来才渐渐发现不对劲,感觉到灰线在吸收某种能量,今天起来,感觉更为强烈,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激发了空间门。

记了一下时间,刚才空间门消失的时候是上午九点,等下次能量吸满,看需要多长时间,还有刚才是怎么激发空间门的呢?似乎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手心灰线上时,空间门就激发出来了,对了,应该是用精神力激发的,跟小说中施展魔法一样,只是这个魔法并不是自己学来,而是莫名其妙得来罢了。

除了需要记录多长时间空间门能充满能量外,还有就是空间门不能长时间存在,它存在的时间大概是十分钟左右,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现在不搞大搬迁的吴凡,也是足够了。

已经决定了要去探索一番的吴凡,自是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去,他虽然没有去过原始森林,但是也听说过原始森林的危险。怎么学会在原始森林里生存还要探索,听说部队有这样的训练科目,不过没有一点关系,部队也不会凭白的训练你不是。

有络这一切显得简单了很多,上有许多野外生存技巧的视频,于是一整天除了吃饭,吴凡便一直看着视频,总结着生存经验,直到天黑时,才感叹时间不够,还有很多视频没看,而且有的视频看一次可是不够,要看好几次才行。

晚上父母回家后,他才停止看视频,吃过饭后,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吴凡把再次绑在晒衣叉上,算是做好准备工作,时间在焦急的等候着度过,快到九点时,正好二十四小时,他感觉到左手心处的灰线吸足了能量。

用精神力小心的试了几次,成功开启了空间门,而吴凡也才发现,在空间门开启后,他手中的灰线也如张开的眼睛一样,形成了一个小小空间门的形状。

用电脑计时,用录相,这次录相,方向更多,不但要录制周围,还要录制天上和地下,特别是草丛中,也把伸进去录制了一番,见时间差不多,才把收回。

空间门消失,时间正好十分钟。

接下来就是看录相,空间门对面还是原来的地方,向上没有录制到天空,树叶太茂盛,只有点点光线从树叶缝隙中透下,草丛中的录相,能看得出这些草大概有半米高的样子,草丛中有无数的杂草落叶,看不到泥土。

总的来说,没有太大的收获,不过这也在吴凡的预料之中,谁让他没有太先进的探索工具,只是一只普通的罢了,能得到这些消息已经是极限了。

想要更多的消息,就得他亲自出马,或者有更先进的探索工具。只是很明显以他的钱财,不能拥有那些先进的探索工具。

吴凡拿上自己的所有存款和昨天晚上向老妈兰芳要钱,一共五千块巨款出门了,他去的地点是市里的驴友之家,要去原始森林里,自是要准备些工具,上说这里东西齐全,而且价格公道,而且店主本人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驴友,还组织了个‘驴头会’的驴友公会,本市的百分之八十驴友都加入了这个公会,上有他们的官,上面有他们到世界各地探险、驴行的照片和视频,吴凡在上观看的很多野外生存视频也是他们录制的,相当有名气的。

吴凡一到驴友之家便被惊呆了,本以为只是一家小店,谁知道居然跟个超市一样,只是里面摆出来的全是野外生存需要的工具罢了。

店员在知道吴凡是位菜鸟,热情的帮他介绍各种野外生存套餐,在热情的店员介绍下,吴凡迷迷糊糊的买了一大堆东西,五千块钱用了四千九百五十块,留下了五十块的路费,这店员真是太利害了。

还好看到东西时,吴凡知道那店员虽然让自己花光了钱,但是并没有糊弄自己,单双人野外帐篷、睡袋、行军餐具、工兵铲、长短军刀各一把、仿军用十字弩和医用包。除此外,还有一个多功能箱,里面有指南针、针线、鱼线、β灯、火种等等,另外还有一个驱蛇虫药包,据说是店长的秘制,随身挂在身上,能避蛇虫。

为了不让自己生活得太难受,吴凡还准备了些干粮、纯净水和一个调料包。

本来还有很多东西在带的,可是看着已经快五十斤的大背包,吴凡不得不对所带的东西进行精简,要不然自己了不用去了,背着这些东西可走不了多远的。

跟家里说好自己要出去驴行,也许会到没有信号的地区,为了不让家里担心,还说是跟着大部队去,安全不会有问题。

虽然吴凡如此说,但是母亲还是很担心,到是父亲支持吴凡的选择,说吴凡马上就大四了,趁着暑假驴行一下,煅炼一下也是应该的,已经是成年的男子汉了,还是跟着大部队去,有什么好担心的。

母亲听后也觉得吴凡去煅炼一下也好,长这么大,吴凡都在他们关心下成长,几乎没有离开过,就是读大学,也是在本市读的,都快成乖宝宝了,而不是真正的男子汉。母亲为吴凡准备了许多吃食,吴凡苦笑着说带不了这么多东西才算罢休,最还是塞给吴凡两千块钱,说是出门在外,怎么可能不带些钱防身,让他贴身带好。随后还不停的说着,让吴凡注意安全,有机会,给他们打等等。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见到父母都去上班去了,穿好迷彩服,扎好绑腿,穿上行军鞋,背上背包,插好长短军刀,挂好十字弩,拿着工兵铲,开启了空间之门。

上海仁济医院
白云区人民医院
郴州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金华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潍坊治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