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272章 昭明现身(二更

2020-01-16 22:1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272章 昭明现身(二更

第7章昭明现身

薄情淡然的一笑:“寒极太子,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波澜不惊的语气,淡然自若的笑容,都显示着她丝毫没把寒极太子的强势放在眼内。

随着薄情的平静,众人悬着的心,也恢复到原位。

在他们的心中,或许薄情的武功不及寒极太子,但是她的谋算手段却是惊天动地。

寒极太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薄情却丝毫不给他出声的机会,玉箫放在唇边,如慑魂魔音般的箫声蓦然响起。

箫声一起,如魔、如魅,声声夺人魂魄,在场的人不由的一震,全都惊讶看着站在广场上的女子。

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却是寒极太子,英俊的面容上忽然露出一抹痛苦的狰狞,身体似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薄情静静的吹着箫,眼眸中有一抹冰冷,毒,是用来掩人耳目。

正在的对付寒极太子的手段,是隐藏在毒药后面的蛊,而这些蛊来自后宫中的宫女身上。

当日,娘亲让人送来的东西中,就记载着寒氏一族人修练地经的方法。

竟然是以女子全身精血为辅,借助女子精血中的阴元,加快修练的速度,她就传令给假扮梵星月公主,让她给宫里所有的女人下蛊。

寒极太子中毒后,一定急着运功解毒,急着疗伤,在冥帝给他送去会武功的女子前,他一定会先用宫女的精血练功。

只要他用了,蛊虫就迅速进入他的体潜伏起来,直到她用箫声唤醒,蛊虫会从血脉内,吞噬他的脉络。

剧列的痛楚随着箫声袭上,寒极太子连阻止薄情的力气都没有,盘膝坐在上开始运功压制蛊虫。

薄情知道寒极太子在做什么,同样也无法抽善止,只能催动内力吹响箫声,加剧蛊虫给寒极太子带来的痛苦。

只是这种蕴含着内力的箫声,却不是人人都承受得起,一阵阵魔音入耳,让他纷纷生出一阵混乱。

就在凌乱中,薄情手中的玉箫突然化为齑粉。

寒极太子猛吐出一鲜血,看着薄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众人混乱中清醒过来,看到这一幕,瞬间陷入恐慌中。

寒极太子盯着薄情,露出一抹笑意道:“薄少主,你就这點本事吗?”

薄情不以为然拍掉衣服上的玉屑,浅浅的笑道:“这就已经足够了。当年圣月王地经大成之境,我薄氏的先祖焚月功并未大成,依然能从他手上全身而退,如今换成你我……”

“本殿一定会打败你。”寒极太子冷冷的威胁。

“你地经未到大成之境,刚才为逼出蛊虫,又废了不少气力,损了经脉,而本少主却焚月功大成,又何须惧你。”

薄情一把手,银色的鞭子马上出现在手中,真气在身体内运转。

空中飞舞的雪马上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大雪球朝寒极太子急速的旋转着过去。

寒极太子猛的挥出一拳,雪球猛的炸开,雪屑飞得到处都是,眼前却没有了薄情的身影。

就连一直在旁边观战的人,也没有看到薄情是怎么消失,好像已经与漫天的冰雪融在一起。

正在众人寻找薄情的身影时,在寒极太子的身后,薄情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

此时,薄情全身上下全是幽冷白色的火焰,朝寒极太子迅猛的挥出一鞭后,又消失在众人眼前。

寒极太子没料到薄情会这样的惊人的速度,一时没有适应过来,身上生生的挨了一鞭,一道血色马上出现在众人眼前。

殿前众人看到这一幕,面上马上露出大喜之色,寒极太子上的鞭伤越来越多,众人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激动

梵星华和梵堑握紧了拳头,双眼紧张的看着薄情,已然忘记了曾经的仇恨。

梵青流面上情绪是复杂的,梵风流和冥帝都是他的亲人,无论哪一个有事,他都会很难过。

广场上的打斗,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别人以为薄情胜利在望,薄言他们却是为薄情捏了一把冷汗。

寒极太子虽然不断受伤,可是薄情那尽力的一激动,却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薄情也很清楚这一點,却没有退缩,也不能退缩,她若有一點缩,寒极太子就会马上反击。

而京畿处的五万兵权掌握在冥帝手中,灵雎和东盟暗阁,薄家暗阁的人,还有梵风流的人,正在尽力拖住他们,是赶不来支援自己。

至于娘亲他们,几人看似未动手,却已经各自牵制住站在身边人,预防他们会暗中出手袭击自己。

如此一来,薄情就只能依靠自己。

突然一鞭走空,薄情心中一惊,寒极太子的速度变快了,猛然退出一边,周身五十米以内,全是火焰。

寒极太子盯着薄情,看看身上的鞭伤,邪邪的笑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让本殿受伤的人,焚月功大成之境,真是不错。有了你的内力和精血,本殿的地经一定能大成。”眼眸中充满贪婪之色

薄情的眼眸中微微一沉,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心里亦没有任何畏惧,右手握紧鞭子,左手袖中一滑,一把漆黑如墨的匕首,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到这把匕首,寒极太子的面色一沉:“当日在王府,用匕首伤了本殿的人,是你。”就是这把匕首轻易洞穿了他的护甲,心里不禁升起一丝凝重。

薄情没有回答,答案也已经不言而喻,握紧手中的匕首,她能伤他第一次,就能伤他第二次。

如果,她连地经未大成的寒极都收拾不了,谈何以后面对苍穹慕容氏一族。

哼!寒极太子冷哼一声道:“伤本殿,是要付出代价的。”衣袖一扫,强大的罡气朝薄情扑去。

薄情没有闪避,而是一扬衣袖,火焰马上变成一个风旋,把罡气引导着转一圈后,再慢慢归到掌中,慢慢纳于体内。

只是地经的威力实在是太大,还是有一部分打在她身上,胸口上马上一阵气血翻腾。

寒极太子看到这一幕,面色变得十分难看,薄情竟然能硬硬的接下他一击。

这个女人太可怕,没有过多的考虑,凶猛无比的拍出一掌。

这一掌的威力,比刚才的随意一挥衣袖强多了,薄情也不敢xiao觑。

迅速加大了火焰之势,强劲、霸道的掌力,经过火焰风旋的缓和后,依然纳入她的掌中。

寒极太子看着这一切,面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而在其他人眼中,同样震惊无比。

地经和焚月功完全是两个级别的功法,按理,即便寒极太子的地经,没有到大成之境,以他地经第十一重的威力,对付薄情的焚月功,应该是占绝对的优势才对。

可是,眼前的情况,他却讨不到半點便宜,真是不可思议。

这不能说是地经的威力减退,只能说是薄情的焚月功,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或者是她的战术精妙,完全克制住了地经的威力。

寒极太子面色一沉,一连拍出数掌,只是所有的掌力,在经过火焰风旋的运转后,威力都会被化解掉大部分,余下的力量已经不足以伤到薄情。

盯着眼前越来越大的火焰风旋,心里一沉,眼下的情况。

他伤不到薄情,薄情亦伤不到他,唯今之计只有拖延时间,一直拖到寒风那边决出胜负,过来支援自己。

想到这里,双如常的,一掌接一掌的拍出,薄情亦是依旧法化解,却没人注意到,她身边的火焰在不停的扩大。

“不可能,怎会这样。”

就在薄情与寒极太子相持的时候,广场的另一边,传来冥帝的惊怒的叫声。

广场上,梵风流与冥帝面对面的站起一起,两人衣衫尽破,赤裸着上半身,粗喘着在气,相互对视。

梵风流的古铜色的皮肤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痕,正在渗着鲜血,峥嵘不失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冥帝却是猛的喷出一口鲜血,面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冷冷的盯着梵风流,大声喝道:“梵风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表面上看,梵风流伤得比他重,可那些都是皮肉伤而已,是根骨在扩张的结果,根本伤不到他的要害。

而自己却是内腑受伤,他的根骨已经承受不住内力的增长,开始反噬。

内力增长得越快越多,反噬得就越厉害,最后的结果,他不敢去想象。

梵风流抹一下嘴角边的血,淡淡的道:“本王说过你会后悔的,你能换掉的血脉,却换不掉根骨。”

“什么意思?”冥帝心里一寒。

“九阳功是专为梵氏一族开创的,你换得血脉换不了根骨。以你现在的根骨,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大幅度的内力增长,再不断的攀升内力,结果是你的身体被撑暴,到时不本王不出手,你也会死无全尸。”梵风流淡然的笑道

“朕不信,再来。”冥帝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呼一下挥出一拳。

“好,本王成全你。”梵风流淡淡一笑,猛的挥出一掌,全然不顾身上流出的鲜血。

两人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众人眼前,因为速度实在太快,众人根本无法看清,目光只好再度回到薄情和寒极太子身上。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目光只是移开一会儿,眼前已经发现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眼前的画面,眼睛不由瞪大。

寒极太子仍然在挥动着大掌,掌风虎虎生威,只是薄情跟前的火焰风旋,已经如一条庞大的巨龙,盘旋在广场上,似是在对寒极太子咆哮一般。

“该死!”

广场上,寒极太子突然一声怒喝。

闻声,众人不由的一阵激动,不知道薄情又谋计了寒极太子什么,若得他发这么大的火。

薄情淡淡的一笑道:“你现在才发现,太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玉手齐齐一挥,火龙立即化为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夹带着那把墨黑的匕首,朝寒极太子席卷而去。

幽冷的白色火焰在风雪中猎猎作响,如一声声凤鸣,以磅礴浩瀚的气势,俯冲向下面的寒极太子,迅速把他包裹淹没其中,谁也看不到火焰中间的事情。

薄情全身紧绷,xiao心翼翼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大量的火焰依然环绕在她绍,随时准备攻击。

寒极太子修练的是地经,是跟焚月完全不同级别的功法,若不是自己略施计谋,他一定会取得压倒式的胜利。

啊……

突然,广场上响寒极太子一声咆哮,咆哮中透着喜悦。

薄情的心马上一提,心里马上一声:“糟糕。”寒极太子在学自己,把她的功力也吸为己用。

迅速把体内真元、内力运转到最高,盯着眼前的火焰,像是被吸入黑洞一般,迅速消失殆尽。

寒极太子的身影,再次暴露在众人眼底,不仅稳毫发无损,浑身散出的气息,似乎又再精进一层,冷眸盯着薄情,得意的笑道:“薄少主,谢谢你的精纯的内力,让本殿在瞬间突破了一重,地经第十二重。”

哈哈……

在对方的笑声,薄情的面色一沉,就听到冥帝大喝道:“修罗宫主,七宿宫的人,为何还不动手。”

七宿宫主微微垂头,看一眼抵在腰间的匕首,淡淡的道:“陛下,本宫主正被凌王用匕首制住,不敢轻举妄动,你还是自己看着办。更何况,帝王之争,邀人帮忙,岂不有损帝威。”

闻言众人不由的一滞,寒极太子面色也一沉,不以为然的道:“皇兄,你再撑一会,等本殿收拾完薄情后,就过来帮你,今天我们就屠尽梵氏、薄氏两族,血洗龙城。”

闻言,众人猛然一惊,面色煞白。

“薄情,本殿的最一招,夺你一切。”寒极太子双掌拍向薄情,罡风排山倒海般进薄情冲撞而出。

薄情面上一惊,好快的速度,好宽广的罡风,根本是避无可避,牙关一咬,也是双掌一齐推出,火焰与冰雪一齐朝寒极拍过去。

“情儿……”

殿门众人全都被寒极太子拼全力的一击,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薄言慌乱中发出一声惊叫。

就在两股强大的力量相撞,巨大的反弹之力袭向薄情时,一把黑蓝底色,描着大朵白色彼岸花的伞,突然挡在薄情跟前,把所有的反弹之力全都挡回去,薄情安然无恙。

雨伞承受了巨大的力量,却意外的没有散掉,而是借着余力一转,顺势力飘向广场下面,众人随着雨伞飘落方向去,即便是如此紧张的气氛中,面上还是露出一抹惊艳。

薄情回过神,看向云梯下面,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可置信,口中无意识的,喃喃的道:“轻飏……”

------题外话------

灵琲好饿,连晚饭都没吃。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在线咨询
深圳远大医院主治医生
北京私密紧致治疗需要大概多少钱
安徽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包皮过长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