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封神之无敌大纨绔 第1章 三少爷落水

2020-01-16 19:0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神之无敌大纨绔 第1章 三少爷落水

传闻太灵大陆有亿万里疆域,区区离火王朝偏安一隅,也有万里疆土,皇城属北,下辖十五主城,镇南王府雄踞于宛城主城,水榭楼阁,巍峨气象,极尽奢华!

镇南王龙渊,离火王朝开国大将军,手握五十万精锐铁骑,素来心狠手辣,一身荣华富贵的背后是数不尽的尸山血海!

只见浓眉大眼面带威严的龙渊此时手持密报,眉头微皱,沉声道,“三少爷何在?”

凡在宛城,龙三公子的名号可是比起镇南王龙渊要管用的太多。

青年俊杰听闻名号都要退避三舍,因曾有张口闭口圣贤云云的张大秀才被白花花的白银活埋;

大家闺秀闻言也是谈之色变,因曾亲眼见到光天化日之下有少女被强掳到王府而衣衫不整地出来的;

只有青楼名妓望眼欲穿,因龙三公子常一掷千金,流连花丛,乐此不疲。

...............

宛城凤凰楼,楼顶天凤阁。

“呦,小翠,你的皮肤可真是水嫩,来,让本少爷掐一个。”龙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绝色花魁,少女衣袂飘动间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乍现,稍稍捏一捏仿佛就能揉出水来。

“哼!龙三少爷,您可是好些天都没来陪奴家了,莫不是府里来了什么妖精,把你的魂给勾了去?”

体态丰腴面露桃花的凤凰楼花魁小翠扭动了下纤细的腰肢,不着边际的就躲过了龙阳伸过来的咸猪手,不满地嘟起了樱桃小嘴微嗔道。

“嘿嘿,小翠啊,本少爷何时能忘了你啊?你看,这是我偷溜时带着的银票,足足一万两,都赏给你了!”

龙阳连忙安慰着说道,随后壕气冲天地便将手中厚厚的一沓钞票拍在了小翠身前的两团肉上,一双眼睛迷离地看着那雪白的温柔乡,就差点流出口水了。

“嘻嘻,三少爷就是豪爽,那今晚小翠可要使出十八般武艺来了!”

面色幽怨的小翠一下子就满脸笑意,忙不矢将龙阳拍过来钞票的手掌按在自己的身前,扭动着柔软的娇躯,红艳艳诱人的樱桃小嘴一声娇喘,半推半就地就倒在了床榻上。

她那一双狐媚的双眼眨巴着望着龙阳,勾动了下葱指,一阵浓郁的香风扑鼻,几乎将三少爷的魂给勾了去。

“启禀三少爷!赵小姐来了!”门外响起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沉稳而中气十足,正是龙阳的贴身老仆,龙阳习惯叫做老王。

“什么赵小姐,让她在外面排队等着,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等小翠完事了再让她过来服侍本少爷吧。”

龙阳不耐烦地回了一句,随后语气又显温柔,“哎呦小翠,看把你急的,你这小身段,可真是想死本少爷了,唔......”

老王想要再欲拍门的手僵在半空,苦笑一声,脸色尴尬的看着身旁的女子,“赵小姐,您看,这......?”

女子面容若画,水蓝色的绫罗绸缎蔽体更显肌肤胜雪,柳腰纤细,腰佩青光寒剑,周身隐隐有寒气升腾,清冷如广寒仙子,众人不敢靠近。

众人相见,不禁感到目光惊艳,感喟当真如天仙子下凡,只可远观....不可亵想!

只见她那如水般明亮的眼眸冷光一闪,身上的寒气又重了几分,手中青光一闪,一剑劈开了面前雕刻飞凤的精美门扉。

“哎呦,让你在外面等着怎么这么急进来,莫不是想要一起玩?”沉重的踹门的声音并没有让龙阳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是惊得身下娇媚的小翠小心的探出了头来。

当小翠看到了闯进来的绝色美人的面容的时候,温香软玉般的娇躯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起来,满是红霞的脸旁瞬间变得苍白如雪。

“赵,赵凝雪?”断断续续而又有些惊惧的声音从小翠的嘴中传出,让一旁浑然不知的龙阳也怔了下。

“赵凝雪,你!你!你不是去了寒渊宫了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面带轻佻之色的龙阳瞪大双眼,伸长了脖子,声音惊恐地拉长了八斗,又倏忽堵在喉咙里,只感觉身体通寒,手脚僵硬,刹那间额头上冒起了一层虚汗。

赵凝雪面罩寒霜,二话不说,青光一闪,软塌瞬间被劈成了两半,寒气四溢,吓得娇气的花魁小翠尖叫一声,赶紧躲到了一旁。

龙阳也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打了个哆嗦,立刻噤声,再不敢胡言乱语。

眼前的美妞可是厉害的紧,当年自己因为偷窥她沐浴,被发现了直接裹着浴袍追杀了半夜,整个宛城都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如今从寒渊宫修习三年归来,不知已经开启了几窍,天知道有多厉害?

“赵,赵凝雪,我可是镇南王大将军龙渊的儿子,你,你不要乱来!”龙阳将自己的老爹给扯了出来,倒有几分扯虎皮做大衣的意思。

眼前的女子闻言,倒还真有所收敛,长剑上忽闪的青光渐暗,锋芒有所收敛。

龙阳悄然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绝色美人,悄然擦了下额头上的虚汗道,“哈哈,还是我的未婚妻厉害,你们瞅啥?我们这只是日常矛盾,你们该干啥干啥去!”

龙阳小心地看了一眼赵凝雪,只见赵凝雪闻言后脸色森然,龙阳瞬间感觉凉凉。

“滚下去!”赵凝雪清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寒光袭来,直接插在了龙阳的双腿之间,吓得龙阳差点惊叫了起来,乖乖,这娘们的手段真是厉害,再多一寸,自己堂堂大将军之子,龙家的最小传人,就要憋屈地绝后了!

看着赵凝雪那厌恶而冰冷的眼神,龙阳打了个哆嗦,脸色憋得通红,敢怒不敢言。

只见龙阳颤颤巍巍地爬到了窗前,回头看了眼插在地上寒光凛凛的长剑,又看了眼赵凝雪那无动于衷的面孔,不禁两股一软,悲愤的长呼一声,竟然在众人哗然的神色里直接从这凤凰楼的顶层跳了下去。

赵凝雪见状,绝世而冰冷的容颜顿时抽动了下,随后便冷哼一声,留下绝美的身影,扬长而去。

凤凰楼的看客们见状议论纷纷,自然少不了对龙三公子的讥讽和耻笑。

“玛德,赵凝雪你这个小娘子,我龙阳早晚要让你体会一下小皮鞭的滋味!”凤凰楼楼下是一片湖泊,碧水荡漾,轻舟慢泛。

龙阳猛地从湖中窜了上来,吐了一口湖水,将脸上一把泥巴抹掉,骂骂咧咧着道。

湖边的人们指指点点,除了一些青年才俊,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姿容不错的大家闺秀,掩嘴轻笑,风情万种。

“这龙三公子,上次刚刚被镇南王龙大将军拎回去关了半个月禁闭,这次刚出来就闹了个落汤鸡!”

“就是!连九大穴窍一窍都没有开,更别说成为阴魄境高手了,除了出生好点儿,其他一无是处!”

“当年镇南王龙大将军孤军深入,五十万铁骑踏平寒冥王朝,屠百万人,连破十余座城,诛皇帝,封异姓王。怎么会有这个文不能,武不就的纨绔儿子?”

“哼哼!那又怎样?龙家到了他手里还不被折腾废了?有了个未婚妻还到处快活,早晚寻花问柳死!”

“话可不能这么说,听说他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龙家还是有人在的!“

“笑,让你们笑!等本少爷回去,非将你们这些小娘皮子都扛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龙阳气急,直接将自己的手中的泥巴朝着湖边的男子们扔了过去,而自己的目光却是在一群莺莺唧唧的大家闺秀们的身上不加掩饰地来回打量着,发出一声声不怀好意的笑声。

岸边的男人们见状低声骂了两句,但唯恐被龙三公子惩治,赶紧跑路;

那些个娇美的小娘子们都低着头轻呸了一声,唯恐被龙三公子真的给坏了清白,顾不得仪态端庄秀美,拉起裙摆也是慌不择路。

而在此时,距离宛城数百里外,一名穿着云锦图案的少年贵公子手持玉扇,轻轻的放在自己的掌中有节奏的拍击着,看着远处的天地,神思悠远。

“殿下,您找我何事?”一名中年男子身披铠甲,恭敬的走了过来。

“寒渊宫修行三年,凝雪早于我两日出发,如今怕是已经到了宛城了吧?”男子淡淡的说道,似乎是在提起一件寻常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侍卫却是神情专注,因为每次这个时候都是暴风雨的前奏,“是的,殿下。”他答道。

“嗯—”男子轻嗯了一声,手中光芒一闪,便是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对宝刀,“陈刀,你带这一对宝刀先行前往镇南王府,给那龙三公子带一句话,本皇子的东西不是他能染指的!”

侍卫看着那一对宝刀,神情激动,这可是出自殿下的手笔,宝刀造型奇特,一看就不是凡物啊!

“若是他不听该当如何?”侍卫躬身捡起宝刀,小心翼翼的注意着青年的神色。

“呵呵,不听?”只见青年停下了手中拍击玉扇的动作,轻轻地挑了下眉毛。侍卫顿时会意,青年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他挑眉,不是因为开心或者兴奋,而是,要杀人了!.......

.........

“混账!跪下!”镇南王府,面带威严的龙渊满脸怒容,吹鼻子瞪着粗大的眉毛,直接将手边的出了名坚韧的,以上等楠木制作的八仙桌,拍成了粉碎。

龙阳吓得一个哆嗦,

“爹!”跪在地上的龙阳满脸的委屈,眼神哀怨的不行,看着老虎般发威的龙渊面露菜色。

那八仙桌可是自己从好友薛冲那里花了八倍的价钱讨过来的,不谈金贵的要命,就是坚韧的连三窍高手都很能摧毁,但到了龙渊的手中瞬间便是成了粉尘,龙大将军那是一如既往的强悍啊!

“你这个臭小子,嫖娼了就被刚回来的凝雪丫头抓个现行,这都不算,还被逼得跳下了凤凰楼,我龙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龙渊横眉竖眼,大声呵斥,吐沫星子横飞!

龙阳无语的擦了擦自己的脸上的口水,面色有些发苦,“我哪里打得过她啊,爹你要是怕我丢了龙家的脸,你就让人将她绑了来,儿子给她就地正法了!别的不行本少爷这个还是可以的,咱龙家一杆金刚龙枪可不是白叫的!”

“闭嘴!真是反了你了!”龙渊吹胡子瞪眼,看着眼前的儿子越觉着忒不是东西了,那可是他的未婚妻,竟然寻思着给用强?

想想就气不过,这个软儿子太没骨气了,拿起手边的木杖便要教训,可是刚刚举起来又有些舍不得,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你娘这么多年没有音讯,你哥哥姐姐都出去了,只剩咱爷俩了,消停会儿吧!”

龙渊看着麻溜儿护着自己屁股窜到了墙角边的龙阳,不禁又气又笑。

作为离火王朝的开国大将军,现任皇帝的异性兄弟,裂土封疆的异姓王,手握五十万离火王朝最精锐的士兵,大将军龙渊可谓是得到了皇帝宝座之外的几乎所有的东西。

但就是这么一个彪悍的不需要解释的将军,想当年夜里婴孩听到龙大将军的名号都要吓得大哭,夜不能寐,但是每每对上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却是只能在嘴边挂上一丝苦笑。

“爹!”龙阳看着无力地摆了摆手作罢的龙渊,忽然眼眸子通红,当年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如今也渐渐老矣,微微驼着背,威严的脸庞上多出了几道皱纹,乌黑的头发上也多了几缕白发。

龙渊不着边际地抹了一下眼角的泪珠,纵是他,回想往事也双眼模糊。

“听探子来报,二皇子过来了,不知皇城那边打的什么主意?”龙渊收拾了下心情,咧嘴一笑,显得有些阴森可怖:“嘿,那个皇帝,看来是对老匹夫我龙渊还不放心呐,是想要看我能不能吃饭还是咋滴?”

“呵呵,那看来他们要失望了,爹还能披重甲,冲陷阵,非把那个狗皇帝吓破了胆摔下来的好!”

龙阳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煞气,冷声道:“还有那个什么狗屁的二皇子,想逞威风?去尼玛的喝西北风!”

“哈哈!好!这正对爹的胃口!那姓段的老头子,要是真敢骑在老子的头上,老子不介意带着五十万铁骑,再来一次马踏王城,屠皇帝也不是第一次了!”龙渊语气森然,这一刻似乎又回到了数十年前那铁血冷酷的龙将军!

“这些天我儿就呆在王府,静等那个二皇子就是了。”临走之前龙渊嘱咐说道,“你天生闭穴,穴窍不开,不要乱跑!”

然后龙渊收起了笑脸,一脚踹烂了门,面带凶戾:“混账小子,关他娘的一个月紧闭,都粗茶淡饭送去,丢人,我呸!”

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卫吓得一个哆嗦,噗通地跪倒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声,看着龙行虎步远去的龙渊,相互对视一眼,眼眸中充满了苦笑,这门都被大将军踢烂了,可还怎么关禁闭哦?

屋中的龙阳脸色一下子就绿了,低骂了两声,心想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还真是.....

天津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治病怎么样
贵阳重点癫痫病医院
治白癜风沈阳哪家医院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