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罗杰:每个人的心中,都应当有座美墅

2019-12-04 10:3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周五在特地陶瓷的总部,现场见证几位设计大师参与的 寻找心中的美墅 全国室内设计师邀请赛终评会,听得他们意犹未尽的发言,心头诸多触动,不由得也想谈谈自己心中的美墅。

人,诗意地栖居 ,是德国古典诗人荷尔德林的诗句,哲学家海德格尔借诠释他的诗来解读存在主义 自然,在众多的房地产文案中,我们会发现这句被过度引用的名句 一如海子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频频闪现一样。

我喜欢 美墅 这个词,虽然它明显是特地这帮人生造出来的,但至少清晰地传递了一种超越了物质的期盼与情趣。不过,什么是豪宅?什么是美墅?主办方自己也没有给出定义。但我以为,这正如海德格尔反复强调的, 筑居 与 栖居 的不同。 筑居 只不过是人为了生存于世而碌碌奔忙操劳, 栖居 是以神性的尺度规范自身,以神性的光芒映******神的永恒。这用来比喻 豪宅 与 美墅 的不同,再贴切不过。

作为曾经的房产媒体人,我做梦都想去一趟美国匹兹堡市郊区的熊溪河畔,去朝拜那座 从地下生长出来的 流水别墅。所有者考夫曼对于设计者赖特这一杰作曾如此总结: 流水别墅的美依然像它所配合的自然那样新鲜,它曾是一所绝妙的栖身之处,但又不仅如此,它是一件艺术品,超越了一般含义,住宅和基地在一起构成了一个人类所希望的与自然结合、对等和融合的形象。这是一件人类为自身所作的作品,不是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所作的,由于这样一种强烈的含义,它是一笔公众的财富,而不是私人拥有的珍品。

当然,如果拿这种不世出的天才之作来衡量这个由企业发起的邀请赛,自然有些不公平。坦白地说,在特地这次邀请赛中,我看到的依然是种种商业化的空间,极度奢华而浮夸的设计语言 这应该不是设计师心中的美墅,而是富裕业主心中的美墅。 王受之老师的话,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今设计的困境与无奈。当买椟还珠成为普遍现象之后,明珠又岂能不暗投之?

毫无例外地,这些设计图样中,运用的都是金碧辉煌的材质,充满了改天换地般恢宏的气度,一个宛若从现实世界架空后的魔幻空间。我难以推测那些有钱人的观感与心境,只是暗中设想,倘若我身处这般绚丽的空间,会不会误认为走入了澳门新建的威尼斯人赌场?

我们正在将过去的空间遗弃并毁灭。犹记得故乡的老屋,那是一座极为宏伟的院落,布局庄严法度清晰,石柱精美木刻繁复,厚厚的土墙古朴而温润,大片的青瓦泛着淡淡的青苔,檐角下的石头有着深浅不一的滴痕,高高的堂屋门槛被孩子们磨得发亮 可是现在,乡亲们都相继搬离,住进了宛若火柴盒一般的红砖楼房,也丢掉了那些黝黑而笨重的实木家具,用上了席梦思和沙发。

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些美轮美奂的设计稿,我又一次思念起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屋,不可遏制的、带着无法排遣的酸楚。我们总是漠视历史的价值,总以为凡事越新越好,以至于全国所有的城市,都是崭新的面貌,雷同的五官。当西方人以历史积淀为自豪,大力保护旧建筑的时候,我们却在不断地拆迁和建设来折腾不已。

这几天,列为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史家胡同51号(章士钊故居)被拆,成为一大新闻。可多少人知道,蔚为大观的庐山国宝级别墅中,原本有座宋庆龄的别墅,这栋始建于十九世纪末的二层石木结构的美式建筑,早在1980年被当地政府改造成中式四层楼建筑。而现在看来,无论是 征得宋庆龄本人的同意 也好,还是 年久失修 ,都显然是一个短视的借口罢了。中国的企业也好,地方政府也好,其实并不缺乏技术,也不缺乏金钱,但很多人缺乏历史的责任感,哪怕是对消费者的责任感。

实事求是地说,特地这场原本商业推广的活动,的确做出了专业竞赛的水平。而这样的尝试,原本是不讨好的,自由创作与商业实现之间,在当前的消费环境下,极难兼容。这帮理想主义者们的坚持,却成了犬儒主义者们的狂欢。

那么,可不可以再特地独行一点,不要去伦敦寻根,不要去马尔代夫浪漫,让我们即刻出发,去客家围屋,去乔家大院,去北京胡同,去西关骑楼 寻找拿遗失掉光荣与梦想的地方。

魂兮归来!

 

故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昆明天伦医院蒋玉株
郑州妇科医院
山东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安徽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