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海盗之升级系统 第九章 我在哪儿?

2020-01-18 10:4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海盗之升级系统 第九章 我在哪儿?

爱德华被卡特琳娜莫名其妙的一击打懵了,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呆立在一旁。这时,早就破烂不堪的海盗船再次传来了一阵吱呀声和巨大的木板断裂声。

不知所措地站立着的两人连忙抬头一看,原本卡在船头的大鱼几乎快要脱离船头了,这条巨大的怪鱼正在用力扭动身体试图彻底脱离海盗船。

大鱼稍稍扭动了两下鱼身,接着落在海中的巨大鱼尾猛地一个横扫,不仅将整艘海盗船带得失去了平衡,更是卷起了大量的海水,将船边的人纷纷浇成了落汤鸡。

红发女海盗眼神复杂地瞥了一下爱德华脖子上、身上、怀里揣着的各式各样的小布片儿一眼,单臂用力,一个反手把呆立的爱德华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抱起来,用力地扣进了塞满图纸的木桶里。

晕头转向的爱德华下意识地想要爬出来,没想到脑袋刚要探出木桶,女海盗毫不留情的一盖子闷了过来,重重地敲在了爱德华的脑门上,接下来就是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和天旋地转的失重感,爱德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爱德华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半个身子都泡在海水里,木桶的防水效果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底端还在不断地有海水渗进来。

生怕自己被淹死的爱德华连忙试图从木桶中出去,在潮湿黑暗的木桶里上上下下地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盖子在哪儿,原来木桶是头上脚下地泡进了海水里,木桶里面的海水都是从没有密封好的盖子那儿渗进来的。

爱德华用力地踹了几脚木桶的盖子,发现除了渗进更多的海水以外,木桶的盖子几乎纹丝不动,眼看着桶里的海水已经没过了胸口,如果再没有办法出去的话,估计自己将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淹死在木桶里的人。

突然,爱德华急中生智,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物品栏里掏出匕首潜了下去,用尽头下脚上地摸索着,当他找到木桶盖的缝隙后,双脚用力地蹬着桶底,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匕首怼了进去。

爱德华试着左右动了动匕首,在移动了巴掌长的距离之后,感觉匕首好像碰到了什么,大喜之下的爱德华一不小心喝了几大口海水,连忙翻过身体冒出水面,呛得咳嗽不止。

“天无绝人之路啊!这木桶盖估计是用绳子绑了起来,切断绳子应该就能出去了。”爱德华连忙又钻了下去,找到依旧插在缝隙里的匕首,用力地锯了起来。

当他第三次换气的时候,匕首上传来了明显的松动感,知道绳子应该马上就断了的爱德华大喜过望,正当他准备一鼓作气割断绳子准备出去的时候,居然发现盖子仍旧推不开。

爱德华突然想起酒桶现在应该是倒着泡在水里的,连忙翻了个身,收起匕首,双手撑着桶底,右脚竭尽全力地踹在了桶盖边缘。

随着“碰!”的一声,大量的海水瞬间涌进来灌满了木桶,爱德华赶忙深吸了一口气游了出去。当爱德华将要浮出水面的时候,意外的在木桶旁边看到了一个熟人——红发女海盗卡特琳娜。

装着爱德华的酒桶被绑在卡特琳娜身上,女海盗的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木桶的底部,手指都陷了进去。卡特琳娜应该已经失去了意识,和木桶捆在一起才侥幸没有淹死,飘在水面的右手皮肤已经泡得有些发白了。

爱德华连忙游了过去,女海盗的大半个身子都在水下,值得庆幸的是肩部创口的绷带只是被打湿,并没有一直浸泡在海水里,否则早就应该死于失血过多了。

爱德华抬头看了看,天上并没有月亮或者星星,这片海洋完全没有任何光亮,如果没有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藻类漂浮在海里的话,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般的黑暗。

捞起一把发光的海藻,爱德华游过去查看了一下女海盗的状况,红发女海盗呼吸平稳,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肩膀上的绷带被打湿,伤口又被爱德华撞裂,湿漉漉的绷带上一片暗沉沉的红色。

爱德华举起了手中的海藻,女海盗的脸庞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苍白,完全湿透了的红色长发沾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红发的尾端漂浮在海面,如同一片红艳艳的巨大荷叶。

爱德华从物品栏里取出匕首准备切断绳子,稍微想了一下后,他又把匕首收了起来,双腿打水推着木桶找了一个方向开始缓慢地游动。

游了没多久,爱德华在海面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漂浮着,那是海盗船上的船首像,一个头顶宝瓶的女性神祇形象,充满着艺术感的雕刻,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一定出自大师的手笔,然而在现在爱德华看来,什么艺术品都没有一块能漂浮歇脚的木板重要。

取出匕首割断了绳子,爱德华费力地拽着女海盗攀上了漂浮的船首像,折腾了这么久,爱德华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痛,筋疲力尽地趴在船首像上一动都不想动。

既然船首像都没了,卡特琳娜也和我一起在海面上漂流,这样看来那条怪鱼是把整个海盗船都折腾散架了,话说为什么没有看到其它船只的残骸或者其他海盗呢?还有这片海域怎么这么黑啊,刚才明明还是中午来着,难道我已经昏迷了六七个小时吗?爱德华趴在船首像上静静地地思考着。

突然,一个令人恐惧的猜想涌上他的心头。“不对!这一周都应该是晴天,不可能会有大量的乌云遮住月光和星光,如果乌云浓密到完全遮住一切,早就开始刮风了,这片海域虽然感觉得到空气的流动,但是完全没有海风的腥咸味道。”

爱德华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这个想法开始发抖了,一个恐怖的可能越来越大,他感觉自己好似被什么人扼住了喉咙一样,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难道我们被那条怪鱼给吃了?我现在是在那条鱼的肚子里?”

爱德华颤抖地伸出手,鞠了一捧水闻了闻,随即放松了一点。“不对!这是正常的海水,并不是胃液,再说如果是胃液的话我和卡特琳娜应该早就被消化掉了,没准儿这里是一片见不到阳光的特殊海域也说不定!”

就在爱德华为自己不必葬身鱼腹感到庆幸时,一个戏谑的声音让他不由绷紧了身体。

那个声音娇媚地说道:“小哥儿~不对哦,这里就是那条大鱼的身体里面呢,可不是什么特殊海域哦。”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花多少钱
贵州权威癫痫病
日照治疗白癜风办法
遵义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