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毕业那年富姐50万包养我

2019-10-21 14:3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毕业那年 富姐50万包养我

吴姐平静地告诉我,她不会跟我结婚,但“警告”说如果离开她将会一无所有。若真相大白于天下,钟琳会怎么看,爸妈会怎么想?我被镇住了,猛然发现,自己早已悄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图文无关)

大学毕业的他偶遇31岁的富姐。定期打到银行卡上的生活费用,都市里一所固定的居室,很快让他成为富姐宽大羽翼下的囚鸟。4年时光消逝,第一场真心相爱已经凋零,可面对再次来临的爱情生机,他仍然不知道起飞的勇气在那里。

傍晚,阳光斜斜地穿过咖啡吧的落地窗。钱皓点的是一杯爱尔兰咖啡,说是喜欢其中淡淡的酒味。他夹烟的左手微微有点发抖,笑着说这是酗酒带来的后遗症,更何况面对的采访本,当然有点紧张。

钱皓今年26岁,是那令容易一见钟情的女孩子所喜欢的那种帅哥: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很干净的五官,牛仔裤加马球鞋将他衬得很帅气。

他把和他维持了4年关系的那个女人叫作吴姐。这四年里,他靠吴姐的钱生活着。但他不喜欢把这四年说成是吴姐包养着他,而只愿意说和她在一起。

曾经因为害怕面对生活压力,而投靠了吴姐。但我想结束了,她不可能给我未来。钱皓开门见山。

30岁女人接我去工作

2000年,我从成都一所大学毕业。那本用3年光阴换来的计算机专业大专文凭,没有让我在家乡重庆找到工作。那时,我妈已从市内一家国企下岗,爸爸是工人,一年后也将退休。

家里的窘迫让我心里慌乱,我不敢再在家里呆下去。

2001年春节后,在朋友鼓动下,我找父亲借了3000块钱闯到深圳。可深圳的就业竞争更为激烈,一个多月后,同行的两个朋友都找到了工作,只剩了我还无着落。

推荐:

处男情结让我昏了头 狠心给继子下泻药

我甘心做没名分的情人 他却对我充满鄙夷

结婚六天就离婚 却怀上了老公的孩子

外汇
金山星座网
饮食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