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燃血上神天 第六十七章 叛徒

2020-01-17 01:4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燃血上神天 第六十七章 叛徒

冯縤与方雨柔连忙牵引出全部的阵法之力再加上她们各自的全部神念,急速地在两人面前布置出一面巨大的抵御屏障。

然而只听咔擦一声,这九婴六个头颅的奋力一击,竟然硬生生的将那抵御屏障彻底击碎,两人不可避免的均被水柱火焰喷中!

其中冯縤最惨,被九婴的四柱冰焰喷中。

潘元正捏着剑诀,大喝一声:“风雷神剑决!”

只见无边天际闪跃出雷声阵阵,突然一道闪电劈入潘元正的九尺长剑,潘元正捏住一个剑诀,身形一动,九尺长剑如同一道闪电霹雳斩到九婴毫无防备的脖颈底部!

受到重创的九婴大吼一声,反身怒视潘元正,一个头颅冲着他怒狠狠的张起血盆大口,闪电般地咬了过来!

正在这时,下清和尚和行乾和尚一左一右各自打出以一记金掌,打在了九婴心脏的左右两侧!

这九婴痛的狂乱嘶吼起来,对着三人喷出阵阵火焰水柱后,便迅速地沉入大海,不见了踪影。

“这九婴想必是受了重伤,只可惜我们在海中行动不便!便宜了这个孽畜!”行乾大师双手合十,遗憾的道。

“师父!师父!”

躺在地上冯縤和方雨柔分别被傲天、唐洛和袁樱抱住,三人均是伤心至极、痛哭不已。

袁樱还好,只是受了重伤,只要闭关疗养的时间够长,并没有什么大碍。

然而冯縤却...真正的油尽灯枯,奄奄一息了。

“师父师父....你别怕,我会鬼门七针...我能救活你!”傲天看着冯縤血泥污垢的面容,惊慌失措的道。

傲天连忙运起七道螺旋状的螺旋气流,对着冯縤的七大穴位扎了进去。

然而傲天却面如死灰,难以置信的愣在原地。

平时很管用的鬼门七针为何对于冯縤却没一点作用?

冯縤苦笑道:“傻孩子,我们这个境界的人已经算是妖仙了,除非你有神念,否则一切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起不了作用的...为师其实在昨晚就预见到了这种结果,可是能够做心里想做的事,就绝不反悔...”

唐洛哭道:“”师父...师父...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你...你...”

冯縤苦笑道:“洛儿...你以后要和傲天一同打理花涧门,你知道为师一向宠你...傲天...你虽然叫我师父,为师对你教导却并不多...你们两个...都要听着我最后一个教导...专注于自己的内心,千万不要舍弃了它!为师...先...走了!”

冯縤苦苦说完,便闭上了双眼,身躯渐渐化为了屡屡香烟而逝。

在她一旁的血尺由于和冯縤血肉相连,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超脱化神境后,就成为了真正的神魔妖佛,而真正的神魔妖佛在消亡之时,一般是不会留下凡人的驱壳。因为他们的凡躯在羽化之时就舍弃了。

“縤妹捍卫了正道,哎...真是可惜啊!”不知何时潘元正站在了两人身后,连连摇起头来。

“不用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师弟我们走!”唐洛愤怒的擦干眼泪,站起身来。

既然师父已经香消玉损,她再不愿在这里多呆一刻。

傲天怔怔跪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化为空气的“冯縤”,对唐洛的言语置若罔闻。

“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不如加入我们天心派如何?!”潘元正看着傲天,脸上浮现出戏谑的笑容。

冯縤已死,潘元正在花涧门门人之前,再也不用忌惮。

“潘元正,今日此仇,我傲天定加倍奉还!”傲天站起身来,再也不看外人一眼,对着唐洛说道:“师姐,我们走!”

唐洛携住傲天,眨眼间就在天边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消失不见。

“小子,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找我报仇!”潘元正心里暗暗笑道,看着唐洛和傲天的离去却也不加阻拦。

因为他的背后,行乾和尚和下清和尚,还有尚有一丝神念残存的方雨柔均用冷冷的目光看着他。

“这小子可真是奇怪,找我报仇?他应该找九婴报仇才对!”潘元正转过身来,对着三人道貌岸然的道。

“哼!!!袁樱我们也离开这里!”方雨柔重重地哼了一声,对着袁樱喘息着道。

......一个月后......

花涧岛不知何时变得冷清起来,原本热热闹闹,喜逐颜开的花涧岛变得愈发的寂静,就连在这中午太阳即将直射之时,这岛上远远看去还是荒芜一人。

冯縤过逝之后,唐洛与傲天为冯縤头七招魂之后,便让花涧门人各自默哀,准备在一个月后再来商议花涧门的大事。众位花涧门也赞许他们的做法,各自沉侵在不同的悲伤之中。

今天是这一个月的期满之日,也是花涧门门人商讨花涧门大事之时,然而却有一个人独自跑到了花涧门海边的一处隐蔽洞穴。

这位黄衣女子叫吴霞,是花涧门内门弟子之一。她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处张望,看到没有一人在海边的禁地把守,全部去了花涧殿商议大事。

吴霞嘴角咧开一丝笑意,说实话,她长得还算秀美,再加上身材不错,很容易让男人神魂颠倒。

但是距离唐洛那种惊心动魄的美还差一些火候,而这些火候,她这辈子是再也补不齐了。

吴霞小心翼翼地进入到花涧岛的防御阵法之内,她笑的更加灿烂起来,仿佛见到了她的...如意郎君一般。

...花涧殿...

唐洛和傲天并肩站在花涧殿高悬的宝座之前,两人的双目四凝结成霜,看着众人渐渐到齐,唐洛道:“所有人都到齐了吧?!”

一弟子恭敬的道:“唐洛师姐,门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只是吴霞师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来?!”

花涧门弟子都知道冯縤平时最爱唐洛,冯縤一走,花涧门的掌门的位置自然非唐洛莫属。所以花涧门门人早已把唐洛当成了花涧门的第二任掌门。

唐洛颇有些责怪的道:“这吴霞也真是的,不知道今天我们花涧门有大事需要决定...真是...”

傲天沉思道:“师姐...这吴霞没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唐洛道:“难道她去海边监察我们花涧岛的防御阵法了?!那个防御阵法我可是把它提升到了极点,阵法里面的水晶能量能够支持阵法全力运转一年呢!那潘元正如果再想闯进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只要等到一年以后,我们花涧门就去找潘元正那个狗贼算账!”

傲天摇头道:“师姐,恐怕真正可怕的威胁并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

唐洛花容失色,恍然大悟道:“你是说...”

就在这时,花涧殿殿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男人笑声:“花涧门冯縤掌门的丧事竟然不请咱们东北海域四大门派任何一个,天心门派潘元正难忘冯縤掌门香魂,特来拜会!”

深圳哪在做牙齿矫正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效果好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好
泉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