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龙迹 第一百章 耀天决之变

2019-12-04 14:2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迹 第一百章 耀天决之变

见郭永如此无情,如此冷血,那老者的脸难看到了极点,眼瞳左右摇摆,似是在想什么应对的办法,

蓦地,那老者直接向着郭永冲了过去,手中元技大开大合,不要命的向着郭永而去,一招快过一招,

郭永微微侧目,这样的攻击颇为杂乱,许多元技还未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便或作其他元技了,毫无危险可言,只能唬一唬弱者罢了,郭永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接下了对方的攻击,

就在这时,那老者以为纠缠住了郭永,突然大声叫道:“少宗主,你快走,我已经拖出郭永了,定要将郭永还活着的消息带回去,”

此言一出,人群之中便有一位年龄在二十七八岁男子想也不想的催马饶过二人离去,

少宗主,郭永看了那男子一眼,便想到了丹灵宗和妄山宗的夙愿起源,便是因为此人在六年前的那一次王榜之争上被丹灵宗的杨廷打的近乎残废,

李宗主的儿子么,來的真好,父债子还,你父亲将我推下火海的仇便先由你來还,郭永露出一抹冷笑,对方在床上躺了三五年,实力与同辈人早已拉开,如今也就和郭永一个级别而已,郭永怡然不惧,

“既然來了,哪还有说走就走的道理,这里东临丹灵宗,西邻皇城,怎么算也算不到你们妄山宗做主吧,”郭永目光一凌,随即气势蓦然拔高,一声龙啸响彻天地,迎着老者那种虚有其表的攻击打了过去,

轰,,

沒有半分悬念,老者的流星拳竟被郭永一拳打折了过去,撞在自己的胸口上,一口老血洒向长空,差点溅了郭永一身,

老者因耀天决飞出十余米,半死不死,郭永沒再理会,他无论如何不能让妄山宗少宗主跑了,便转身一个箭步追了出去,

郭永的动作一气呵成,老者根本沒有半分机会阻拦,

他知道郭永有逆天血脉,八禁之力,却沒想到对方如今不开启血脉之力便可以爆发出比自己还强大的威力,心中有些茫然与无奈,妄山宗惹上这么一个人物,却沒能在对方未成长起來之前将其击杀,以后怕是沒有机会了

,

少宗主,你自求多福吧,老夫已经尽力了,

另一边,郭永身体在地上连续轻点,一个起落便來到了妄山宗少宗主的面前,落地之际,一击拈花指法,直接崩碎了后者马匹的头颅,

妄山宗少宗主曾经也是东胜不可多得的天才,虽然如今走下了神坛,但那种气魄,依旧不减,手在马背上一拍,身体借力轻盈落地,

“你便是让我妄山宗在上一届王榜之争上吃尽苦头的郭永,”对于郭永,妄山宗每个人都恨之入骨,虽然这位少宗主未曾参加上一届王榜之争,但对于郭永做过的每一件事都了如指掌,

“还会是别人么,”郭永负手而立,面色平静如水,淡淡问道:“为何要屠城,难道你们妄山宗修炼的本意便是为了欺压那些还无修为的人么,”

“一群蝼蚁而已,杀了又能如何,”少宗主如妄山宗一众一样,天生便自觉高人一等,孤傲无比,

郭永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孤傲的姿态,面如寒霜,质问道:“难道你们不是从蝼蚁一步一步爬上來的么,如此心性,妄山宗不配称之为东胜修炼圣地之一,念你曾经是东胜的天才,给你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我不会动用任何血脉,你若可以打败我,放你活着离开,”

“这可是你说的,”虽然在心里面觉得郭永有些自大,不过郭永如此一说自己才有机会安然离开,妄山宗少宗主暗自冷笑,沒有出言嘲讽,直接道:“出手吧,我要让你知道,若无逆天血脉,你也不过是一介蝼蚁罢了,”

语罢,妄山宗少宗主率先迈开了步伐,速度之快连郭永都微微侧目,能被称之为东胜的天才,倒也有几分本事,只不过这些,对郭永而言还不够看,

郭永古井无波,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对方,

蓦地,一股气劲自背后袭來,微不可闻,但郭永却已经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看对方的拳势,背后袭來的应该是一记流星拳,

沒有刻意回头,郭永向后弹出一记拈花指,直接崩碎了身后的一团宛如拳头的红色元气,脸上却是对着妄山宗少宗主露出淡淡的笑容,

好敏锐的感知力,妄山宗少宗主眼眸中闪过一抹惊恐,这一拳乃是流星拳的最高境界,他当时不知道以此偷袭击败多少对手,除了当年败给了丹灵宗的杨廷之外,沒有在同辈之中败过任何人,今日虽然还未败,但自己最自己的攻击已被郭永识破,失败已是在所难免,

皱了皱眉,妄山宗少宗主似是不信邪,十指紧握,双拳却是对撞在一起,顿时在郭永的一左一右,同时生出一个宛如拳头的红色元气团,并且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向着郭永对撞而去,

郭永脸上笑容不变,双手平伸,金光闪过,两个金色的拳影自双手爆出,直接与那流星拳对撞在一起,直接将后者撞碎,

妄山宗少宗主脸色变了变,很不自然,

郭永却是玩味的笑了笑,说道:“机会已经给你了,你却沒有把握,该我出击了,”其实,对方的第一击郭永还真沒想到会突然在自己的背后生成拳影,只不过传自于腾蛇血脉的则天之道却是突然差距到背后的异样,在天地元气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丝人为元气,

若非如此,郭永恐怕最后能够察觉,也沒有时间却应对了,

不去理会对方的诧异,郭永一拳轰出,一道金色龙影直接脱手而出,这也是耀天决的最高境界,已经不是拳影,而升华成龙影了,

不像对方那般搞偷袭,郭永的攻击正大光明,第一拳刚打出,郭永左手紧随在后,又是一拳,双龙出海,两条金色龙影在二人之间相互盘旋,最后竟是拧在了一起,高速旋转,

龙啸之声响彻天地,耀眼的金光比那太阳还要刺眼,龙头处的光芒已经化白,那分明是在割裂空气,

这一幕,连郭永本人都沒想到,莫非这耀天决另有蹊跷,如此威势,已经与大皇子当日使出的摘月之手不遑多让,郭永可以肯定,耀天决绝对不止是地级元技,等见了赵硕,定然要问个清楚,

另一边,飞出的双龙似是锁定了妄山宗少宗主的气息,任他如何腾挪身体都无济于事,双龙紧随其后,距离越來越近,

后者被惊出一身冷汗,也发现了自己早已被锁定,便不再白费力气,双腿微曲,扎出马步,元气不断在双手汇聚,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郭永也瞪大的双眼,想看看这样的耀天决到底有怎么样的威力,

只见,在妄山宗少宗主的双手只见汇聚出了一个元气珠,用來抵抗双龙,然而这元气珠在遇上旋转的双龙之后,也只是抵挡了三息,便化为了虚无,

随即,在双龙的旋转之下,妄山宗少宗主的双手开始扭曲,随即便是碎衣衫,碎肉块不断横飞,就如同是木匠用木钻钻木头一般,

到了最后,妄山宗少宗主尸骨无存,只留下了满地的碎肉和四溅的鲜血,

似是失去了目标,双龙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于天地之间,众人骇然无比,都如看怪物一般的看了看郭永,而郭永,震惊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一抹窃喜,实力越强,自然是越高兴了,谁会嫌弃自己的元技威力过大呢,

沒有去理会一地狼藉,郭永转身望向妄山宗一众,所有人都因为这一个平淡的眼神而心中一紧,不过郭永并沒有出手,如今有陈火这个免费打手在,这些小杂鱼也不用他亲自动手了,

“阿火,快点解决了他们,我去城内看一看有沒有需要我帮忙的,”随口吩咐了一句,郭永便向着清风城内而去,

入城之时,却正好遇到清风城城主带着一队人马匆匆赶來,

见到郭永,清风城城主连忙抱拳躬身道:“郭永少侠,贼人都解决了吗,在下來迟了,还请赎罪,”

郭永依稀记得上一次这城主便是等到战事都结束了才现身的,总是充当马后炮,让郭永多少有些不悦,冷哼一声,郭永道:“外面还有几人,我同伴可以解决,你的人快帮这些伤者们看一看吧,这些可都是你的城民,他们能指望的只有你这个城主,”

“是是是,郭永少侠说的极是,”清风城主连连点头,随即后头对着一众侍卫道:“你们两个,去把城里所有的郎中都给我找來,其他人快去帮助那些平民,”

见众侍卫都领命下去了,清风城主对着郭永露出一个讨好的眼神,笑道:“郭永少侠,请随我移步城中心,我给您看一样东西,”

闻言,郭永便知是要去看城中心自己的雕像,便沒有挪脚,说道:“不用了,方才路过此处之时已经看过了,正是因为那雕像我才落在了清风城之中,才遇上了妄山宗屠城一事,城主大人的美意我郭永甚是感激,不过我自觉沒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算上今日,郭永少侠可是两次拯救清风城,或许与东胜而言算不得什么,对我清风城而言却是莫大的恩情啊,”清风城主无限感慨,顿了顿道:“既然郭永少侠已经看过了,那就不去了,如今东胜动荡不安,我也自能仰仗郭永少侠的庇护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