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紫阳帝尊 第127章:奇人汉三

2019-10-12 17:3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阳帝尊 第127章:奇人汉三

“结果怎么样?你做好事人家为什么会追杀你?”林毅好奇地问。

“唉。”

胡汉三叹息一声,拿起酒壶倒满一杯酒,“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是一言难尽。老弟,咱们边吃边说。”

他一仰头,干尽杯中酒,两只手抓起一条清蒸刀鱼低头就啃了起来。

林毅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浅饮一口,用筷子夹起一片雪莲藕送入口中。

藕片洁白似雪,入口即化,一股淡淡的甜香充满口腔,和甘冽的花雕美酒一同下肚,端的是痛快、舒爽。

胡汉三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转眼间,一条刀鱼便被他吃的只剩下一条干巴巴的鱼骨。

丢掉雨骨,油腻腻的大手往衣襟上胡乱一抹,他满口吐着酒气,对林毅说道:“老弟,实不相瞒,今儿活该哥哥我落难呀。我胡汉三这辈子就做过这么一件好事,还特么被人兜着屁股在后面追杀,说起来着实憋气。”

林毅这次没插嘴,他饮着酒在一旁侧耳倾听。

“这是一个非常狗血的故事,想我胡汉三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自然是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欢迎,更受美女们追捧。两个月前,我路过凌波池,看到前方仙雾氤氲,灵气异人,于是凑过去观瞧……”

忽然,他目光灼灼的望着林毅。

“老弟,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林毅摇了摇头。

“嘿嘿,这次没被你猜到,我好有成就感……话题偏了,咱们继续正入话题。”

胡汉三喝了口酒,润了润喉,绘声绘色说道:“我就看到仙雾朦胧的凌波池中,有美人在洗澡,啧啧……那身材、那皮肤、那……”

“咳咳……”

林毅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制止了接下来少儿不宜的画面。

“嘿嘿,又跑题了。”胡汉三憨笑两声,继续说道:“总之,我看到一个美人在洗澡……呃,不!老弟,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真是无意中看到的,况且我只看了一眼。”

林毅心中一阵好笑,你只看了一眼哈拉子就快流出来了,幸好你没看第二眼。

“兄弟,我知道你能理解老哥,老哥我可绝对不是那种好色偷|窥之人。咱们说到哪儿了?对,我只看了一眼,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四周居然藏着那么多色狼,这些色狼居然一个个如同死尸一般,一眨不眨的盯着池中的大美人在毫无顾忌的看。”

林毅拿着筷子,身子微微前倾,他知道快进入正题了。

胡汉三满脸愤怒的说道:“你想呀,兄弟,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胡汉三,怎么能容忍这种无耻行为?于是我大喝一声,‘大胆狂徒,竟然偷看美女洗澡,真是胆大包天!’”

为了应景,胡汉三猛地一趴桌子,把林毅吓了一跳,这一掌竟然把把胡汉三面前的酒杯震得跳了起来。

胡汉三伸手接住酒杯,一仰头,又是一杯酒入肚。

将空酒杯往桌面上一放,胡汉三苦笑一声,望着林毅说道:“兄弟,可结果你猜怎么着,我那声大喝就成了我这两个月来受苦受难的源头。紧接着,凌波池中沐浴的美人娇叱一声,也不知她穿衣服怎么就穿这么快,一眨眼,她就挥舞着宝剑向我冲了过来。我顿时大急,伸手指着那些眼睛一眨不眨偷看她洗澡的色狼们,说道:‘美女,你搞错了,偷看你洗澡的是他们’。”

说完,胡汉三挠着头,苦着一张脸,痛心疾首的说道:“我不说这句话还好,我话一说完,那些眼睛一眨不眨的家伙居然全都挥舞着家伙,向我冲了过来。”

“得,我就跑呗。不过,我边跑边跟身后紧紧追赶的美女解释,是他们在看,不是我在看。然而直到这时,我才看清追杀我的美女竟然是凌波仙子她妹,一个身段如仙子,面孔如夜叉的丑婆娘。而那些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在看的家伙,都特么的是她培养的一些傀儡。”

故事听到后半段,林毅都快笑抽了。

胡汉三一脸幽怨的干了一杯酒,摇了摇头:“兄弟,有那么好笑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话一说完,胡汉三不知道是真的生了气,还是拿满桌子菜肴当成了追杀他的凌波仙子她妹,总之风卷残云,好一阵大快朵颐。

满满一桌精美菜肴,林毅吃了连五分之一都没有,一大半全都进入了胡汉三的腹中。三壶青鸾花雕,他喝了两壶半。

最后,他打着饱嗝,吐着酒气,醉眼朦胧对林毅说道:“痛快……真特么贼痛快!好饱……特么的快撑死我了。”

说完,嘭的一声,脑袋砸在桌面上,倒头就睡,鼾声如雷。

林毅终于松了口气,他站起身取出两千两银票,走到胡汉三身前,把银票塞入他胸前衣襟里,转身就走。

可是,走了一步,却没走动,不知何时,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只手臂。

侧头一看时,他才发现不知何时鼾声如雷的胡汉三,居然将一只胳膊搭在了他肩头上。

林毅顿时大惊,他神识如此敏锐,居然一点都没发觉,如果胡汉三怀有歹心,在背后给他来一刀子,他根本躲都躲不开。

“嘿嘿……回家……我们回家喽……”

胡汉三呓语般说道,他脑袋搭在林毅肩头,嘴角流涎,时不时傻笑一声,醉态十足。

林毅苦笑一声,被这个黏黏糖粘住了,居然甩都甩不掉。

林毅实在没办法了,不过看胡汉三仪表堂堂,眉清目秀,不像是歹人。虽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不过林毅从来都不以衣着取人。

从遇到他至今,他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各种神奇举止,林毅知道自己遇到了高人。

既然甩不掉,干脆带回家吧,反正家里有地方。

搀扶着胡汉三,两人下了酒楼。

同样是这家红灯笼酒楼,一楼一间毫不起眼的包间内,两个人正在密谋。

“怎么样

?今天林毅的表现是不是很让你吃惊?”说话的是余飞。他穿着一件黑袍子,袍子上面有一个帽子,除了一张脸露在外面,他整个人都隐藏在黑袍子中。

他对面坐着的赫然是林岚。

福州治疗早泄方法
江西癫痫病医院
忻州治疗早泄方法
福州治疗早泄费用
江西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